• 免责声明: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念,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李根龙:飘飘何所以,甘之尽如饴——闲聊读书



    文:李根龙  ]

                 的习惯是,无日不动笔(现在是键盘叩字),或长或短,或直或曲,或直抒胸章,或作嫁养家。无日不看书,尤醉心古文学,当我含英咀华整首整首地背诵古诗文词曲赋时,只觉得身心都被世上独有的中华古老文明的光辉照耀,竟至陶陶然不知肉味,诗短,短到《吴越春秋》上的一首八字诗:“断竹,续竹;飞土,逐肉。”写的是制作工具打猎的过程,都是充满动感的动词。文短如:融四岁,自幼有异才。每与诸兄共食梨,融皆取小者。大人问其故。曰:‘吾小儿,法当取小者。连标点在内42字。 


            当代最短的诗非北岛莫属,他的诗《生活》仅一个字:网。人生如网,笼罩一切浮华烟云,覆盖所有荣辱与共。尤其当下,谁不在“网”中?此诗人人可过目不忘。本人闲时也涂鸦,有短诗《世态人生》云:“进出”,天地宇宙和人世间的一切都在“进出”之间。古诗文都极精炼,当时的“书”主要刻在竹简上、龟背上。似如今一本书动辄一二十万字,做甲骨文,再多的乌龟也不够用;刻在竹板上,可能竹子这物种早已灭绝,谁能知“竹”为何物?而且,要带本书出行,得“汗”多少牛、多少马呀?


           这种小诗短文,只要愿意,背个上百首不是难事。


           至于长,长到千把字左右,如《前赤壁赋》《兰亭集序》《邹忌讽齐王纳谏》及一些长诗等等。这儿我想到前几天尤育皋老师在常熟作家群发的那个视频,内容是康辉等4位央视男主持用唱的形式背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康辉说,这是为学生背古文提供一个法子。他还说,这篇文章是“第三难背”的古文,对此,我很不以为然,也不知这难度他是依什么标准排列出来。


             我觉得韩愈的《送孟东野序》(“不平则鸣”出自此文)才相对有点难,因其中人名就多达31个,古人名字大多晦涩拗口,突破这难关也就顺利多了。背诵《岳阳楼记》实在说不上个难字。视频上,康辉等也没唱全,中间舍弃了描写“䨙雨”、“阴风”、“浊浪”及致“忧谗畏讥,满目萧然”那段文字,也没唱“春和景明,波澜不惊”和“长烟一空,皓月千里”那一节,这节写的是洞庭湖晴天的昼夜景致。尤其是把夜景写得如诗如画,可谓冠绝古今了。“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夜间的湖上的烟云一扫而空,皎洁的月光普照千里,月光与水波一起荡漾,闪烁着金光,月亮的倒影沉浸在水底,宛如一块璧玉。渔歌的对唱,洋溢着无边的欢乐。也许,是因为这些描写的后面有“宠辱皆忘”一句,这让康辉等人觉得有点不求上进的样子故舍弃了吧?


           我看的书非常杂,中外名著要看,知识性、天文地理、轶闻趣事、名家杂文都爱阅读。很喜欢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和席慕蓉的散文。此外,像《芬妮》《冷山》和王朔的作品也是我的所爱,一度为之手不释卷。充满神话趣味和语言极诙谐的《西游记》我看过三遍,《红楼梦》正看得津津有味,《聊斋志异》看得我触目惊心,不过,蒲松龄为狐狸精说话的作品留给我很深的印象,故事大多很优美、恐惧的不多。


            当今社会,生活节奏特快,为工作、为挣钱,千军万马齐踊跃,殊不知“书中自有黄金屋”,读书人大富大贵有点难,但凭文化为稻粱谋,图个温饱当无虞,肯定不会成为当下的扶贫对象。如果觉得生活很累,一小半缘于生存,一大半缘于攀比。古人说:“不与富交,我不贫;不与贵交,我不贱。”尼采说:“适度贫穷是一个人的幸运。”咀嚼这句话,会让人有某种顿悟。


    我曾在《先秦·国语》看到有篇文章叫《叔向贺贫》,“叔向见韩宣子,宣子忧贫,叔向贺之”,祝贺人家受穷不是讨骂吗?由于好奇,于是拜读,过后觉得叔向的思想光芒直可以照耀到如今。叔向是春秋时期晋国的一位贤大夫,他批评了当时骄奢淫逸和贪得无厌的社会风气,并预言一个人如果那样会走向反面。他举例劝导宣子安贫修德以保子孙。这见地非常深刻有远见。如果当今有官员忧贫,倒也是值得祝贺的。


           读书可以养德、养生、益智、怡情,提升个人文化品位和道德素质。在浮躁和喧嚣的环境里静心倚读,渐渐入书中意境,可含英咀华、或探奇揽胜、或参悟人生的真谛、或捕获人生的信念,一本好书就这样使人的生命状态变得怡静与充实。精彩的书是要学而时习之的,而对于所有能背得出的诗文,时不时在心里背诵一下,对于巩固记忆,是大有益处的。


           读书之乐趣和惬意如若能浸润整个身心,生活的困顿、失意的沮丧,乃至人生的遗憾和幽怨,无奈的叹息和苦闷都会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


             “能干事拼命,不能干事读书”,这是人人崇敬的焦玉碌说的,他说得太好了。


    李根龙
    2020年5月4日
      

                                        延伸阅读                                       



        李根龙    

            熟市广播电视总台副台长,常熟广电报总编辑,江苏省优秀新闻工作者,现为江苏省杂文学会副会长、省作协会员,苏州市报告文学学会会员。著有《错杂弹》《爱情的N个定义》等杂文、随笔专辑。其报告文学作品《梦在一片蓝天下》获得江苏省委宣传部举办的“中国梦”全国征文第三名,此作品先后入选《苏州市报告文学集(2002至2014)》和江苏省委宣传部编撰出版的《实践之树常青——改革开放四十年江苏报告文学选》,另有三篇作品入选省委组织部门2018年编撰的《人才的力量 江苏百名“双创人才”侧影》。



    文整理:艺思君

    值班编辑:涂俏  嘉欣

    签发:夏春


发送给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 >>把你喜欢的文章分享到

  • 点击进入,阅读专题内容

Powered by G动力 V2.8标清|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