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畫與紫砂壺的淵源


    紫砂壺問世以來,就與書畫名家結下了不解之緣。傳說北宋大文豪蘇東坡當年在蜀山講學期間,親自設計了"提梁壺",並在壺上刻下了"松風竹爐,提壺相呼"的詩句。這是宜興紫砂壺與書法藝術的最早結緣。
    刻陶不是今天才有,明清便已普遍出現,與文人書畫家參與紫砂設計有關。自明朝時興散茶沖泡法開始,紫砂壺以其優異的材質和獨特的功能,成為人們不可或缺的茶具,也成為文人士大夫的掌中新寵。特別是書畫名家,以他們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獨特的審美情趣,間接或直接參與到紫砂壺的創作之中,或為紫砂壺撰制壺銘,從而將紫砂壺這一普通的飲茶器具,提升到既具有實用功能,又具有藝術品位,既能夠把握賞玩,又可以珍藏的藝術品。書畫名家與紫砂文化的聯姻,成為一種傳統,自明清到現代,綿綿不絕,名家名壺交相輝映,成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藝苑佳話。通過定制的方式間接影響紫砂壺的創作,是明清時期的影響方式之一。如董其昌、潘允端、黃彭年、端方等,還有一些則把當時紫砂名匠請到家中當幕賓依式制壺。明代的文學家、書畫家、壺藝收藏家陳繼儒對茗壺有很高的鑒賞能力,曾聘請制壺好手蔣時英至家中制壺,然後陳繼儒為之書銘,名工名士,世稱"雙絕壺"。清康熙年間許多文人請陳鳴遠,清同治年間吳大瀓請黃玉麟等。他們在定制宜興紫砂陶的過程中,不免提出自己的標準和要求及對造型、裝飾的意見。清末制壺大家黃玉麟曾經被吳大澂請到家中制壺。吳大澂是當時的書法家、金石收藏家,黃玉麟在吳家看到很多古代的銅器和陶器,他把這些古器物的藝術特色融化到紫砂壺的創作中,使他的壺藝更加精進,吳大澂與黃玉麟經常合作紫砂壺,集紫砂篆刻于一體,金石韻味濃厚,名氣大增。一些書畫家還嫌與人合作不過癮,親自動手制壺,也成為紫砂藝術史上的佳話。《砂壺圖考》中就記有鄭板橋自製紫砂茗壺的軼事。鄭板橋曾經博采眾家之長,自己親手製作了一把紫砂茗壺,並在壺上刻下一首詩:"嘴尖肚大耳偏高,才免饑寒便自豪。量小不堪容大物,兩三寸水起波濤。
    書畫名家與制壺高手聯合創作,更能夠創造出珍貴的藝術品。西泠八家之一的陳鴻壽,可以被認為是此道的宗師。陳鴻壽在任職期間,與名藝人楊彭年合作,設計了“十八壺式”,請楊彭年製作,他再在壺上題刻詩句銘文,他的作品被世人稱為“曼生壺”,該壺最明顯的特徵是簡練而典雅,其造型多取材于古井、竹節、斗笠等,寄託了文人的雅趣。由陳曼生開創在紫砂壺上題刻的風氣之後,一直流傳下來。當年正是在他的大力宣導下,壺身一面鐫刻壺銘,另一面刻畫繪畫,幾乎成為定式。清末民初,刻陶成為一種職業,出現了一些名頭頗大的刻壺高手。陳曼生以後,上海書畫家瞿子冶也十分喜愛紫砂壺,他派人到宜興監造,並在壺面上鐫刻瞿子冶畫的梅、蘭、竹和他寫的詩,鈐上他的印章,於是詩書畫印與紫砂壺結合起來,如今飲茶的器具雖然不斷增多,但文人雅士仍對紫砂壺愛不釋手。滬上名家沈覺初與劉海粟、謝稚柳、陳佩秋、唐雲、陸儼少、關良、朱屺瞻、王個簃、程十發、劉旦宅等書畫名家均有合作。書畫名家都樂於在名家名壺上刻銘留字,這樣,壺銘就成了一個獨特的文學樣式,並形成了“壺以銘貴,銘以壺傳”的傳統。書畫名家的參與,使紫砂藝術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紫砂壺由此躋身藝術品行列,為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增添新的活力。
    2010春,嘉德春拍,顧景舟1948年製作的一把壺以1232萬元創出紫砂壺拍賣世界記錄,這把壺上就刻有著名書畫家江寒汀、吳湖帆書畫“相明石瓢壺”,該紫砂壺的原始收藏者便是戴相明(蓮生),當時巨匠們的這一合作堪稱扛鼎之作。2011嘉德紫砂春拍一下子推出三個紫砂專場,其中一件1988年由顧景舟、韓美林合作的“提梁盤壺”以1150萬元摘得桂冠。
    與宜興紫砂陶藝結緣合作紫砂作品的書畫家近年來頻頻在紫砂陶坯上“試刀”,沈鵬、韓美林、張海、馮其庸等一些書畫名家曾先後到過陶都宜興,他們留在新載體上的“書畫”翰墨,彰顯出紫砂和新特色。
  • 评论发布

  • 免责声明: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念,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继续阅读————

  • 把你喜歡的文章、圖片,分享到你的:

发送给朋友
分享到朋友圈
网站总访问人数13570079人次
Powered by G动力 V2.8标清|高清